不把文安法院这股歪风邪气铲除就愧对这21年党龄 为爱人的清白死而无憾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本案原为普通买卖合同纠纷, 但因原告张树良作为廊坊市文安县大六河镇南宫村(美丽村书记), 县法院法官在一审过程中存在不公。重审, 不了解案件关键事实, 问而不查, 本案判决依据是原告于2015年11月19日提供的欠款条款, 欠款条款中陈述的事实是被告拖欠原告生物质燃料19.58万元, 根据中的说法, 拖欠条款为双方2015年7月的交易额加上2015年6月末前的合同预付款5万余元之和。但实际上,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关系在2015年7月没有发生交易, 而且根据双方的交易习惯, 被上诉人提供了两证时的交割单。
        des 交易。第二、三份由司机交给被告人, 提货单上注明收货人姓名、车牌号、价格、日期、提货经理签字。以上内容包括被告人在原二审审判中的庭审笔录。
       但再审法院无视双方的交易习惯, 并未要求原告出示其声称发生在7月份的14万余元货款所对应的收据等证物复印件。被告的关键证据, 即2015年11月19日, 原告声称债务被被告盖章盖章, 但实际上, 被告因祖母于2019年12月19日去世, 于20日举行了追悼会。 2015 年 11 月 18 日晚。是的, 我是19号中午坐火车回洛阳老家的, 有不在犯罪现场证明。被告提供了乘车过程中的朋友圈截图、洛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医学死亡证明、洛阳市殡仪馆出具的火化证明。证明它的证据。一审和二审中, 原告在对形式的描述以及借据的产生地点在被告方的表述上自相矛盾。
       一审原告称:与被告在一楼对账后, 将空白借条交给被告, 被告持有债务。二楼的条款签字盖章后, 回到一楼交给原告;二审原告称:被告在二楼与被告对账后, 在一楼打印欠款条款, 在电脑上签字盖章, 返回二楼。给原告。本案再审过程中, 原告向法官提问, 不再就审理过程作出陈述, 再审法官未对关键证据进行核实核实。此外, 在本案再审阶段, 被告人按照法定程序对检验材料进行了质证,

并支付了鉴定费。但因双方当事人对提交鉴定的检验材料数量选择存在分歧, 再审法院鉴定部门与本案法官相互推诿, 营业所并未选择中立的检验材料, 但以无法取得必要材料为由裁定驳回被告的鉴定申请。一审法院无视被告人提供的交易习惯、不在场证明等相关证据, 以及被告人的鉴定申请, 仅依据伪造公章产生的欠款条款, 认定当事人之间存在欠款。两方, 这是一个不清楚的事实。 2、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五十九条的规定, 被告应当支付货物价款19.58万元的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的核心证据是原告于2015年11月19日提供的欠款, 但被告当天证明了自己的行程, 以证明原告所称欠款的形成过程是虚构的。为推翻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 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九条的规定, 认定: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与案件无关。性别。并据此认定, 双方买卖关系成立, 上诉人应支付货款19.58万元。对此, 上诉人认为,

一审法院的判决被错误适用。原告张树良是老花眼, 没有驾照。
        2015年11月19日, 他是如何来京与被告和解的,

有没有人陪同, 押解的人是谁, 为什么没有出庭作证?双方是如何产生借条的。法官似乎知道真相, 没有提问和核实。一审中, 对被告有利的关键图像数据发生丢失。文安法院的两次庭审就像是排练过的戏一样。这里怎么问, 问多少, 那里怎么回答,

所有的答案都完美匹配。随着案件进展到这个阶段, 我似乎明白, 这不再是简单的买卖合同纠纷, 而是正义与邪恶、法治与人法的较量。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1-2022 中铁华翰实业有限公司 zhongtiehuahanshiyeyouxiangongsi (mainevacationnews.com),All Rights Reserved